点击关闭

生态互联网-我们布局了一个开发者服务公司叫极光-塑料资讯

  • 时间:

吴卓林否认情变

隨着5G時代的到來,智能終端將呈現海量接入的趨勢。而智能終端背後的開發者和開發者生態,也正被激活更多變量。即便是技術能力很強的企業,現在也在尋求第三方服務進行開發。復星銳正很早就關注到該領域的發展潛力,並一直積極布局,努力拓展開發者服務市場。

第二,及時通信類。包括推送,主要是長連接和通信功能的服務。

和一般企業相比,開發者的互聯網能力和軟件技術能力都比較高,為什麼他們還要用第三方服務進行開發呢?主要有幾個原因:首先以APP為例,APP要實現複雜的功能,很多功能有專業性。比如我開發一個電商APP應用,想在這個應用裏面加入一個類似於淘寶網網功能,讓消費者和商家對話,但是這個功能不是我擅長的。另外第三方服務給多個APP提供服務時,能夠積累大量的數據,這樣它提供的開發者服務功能會更加高效。

開發者服務的類型主要有6種。第一,分析統計類,統計各種應用的運營數據。

現在有兩個很熱的詞,一個是AI,一個是5G。5G的特點是海量智能終端的接入,這個智能終端不僅是熟悉的手機和智能手錶,也有可能是IoT、智能汽車等各種智能終端。有了新的智能終端,就會有新的交互方式,比如語音。有了新的交互方式和場景,就會產生新的應用。有了新的應用程序,也會有新的開發者生態,也會有新的開發者服務。

帶着開發者服務投資的思路,我們布局了一個開發者服務公司叫極光。最早成立2011年,提供一個及時通信的軟件。當時騰訊推動微信的時候,極光也及時做了轉型,提供推送服務。復星在2015年領投了B輪,公司在去年上市,今年推出了很多新服務,包括極光IoT、極光可信雲。

7月9-10日,36氪在北京和上海同步舉辦「2019WISE超級進化者」大會,活動設有七大會場,關注企業發展變革路徑、行業風向把握、零售行業的進擊與蛻變、萬億企業服務市場的崛起、產業創新機會、全球化趨勢與差異化需求的爆發邏輯等議題,邀請超百位行業領袖,聚焦那些引領行業變革的超級進化者的崛起之路。

巨頭更容易孕育出豐富的互聯網生態。那麼創業公司就不適合做開發者服務嗎?

第三,做企業服務投資的朋友會熟悉一個模型,就是LTV。LTV是客戶生命帶來的價值,CAC是獲客成本。企業生命周期帶來的價值,包括企業給開發者帶來的營收和服務成本。這個模型在中國很難跑通,LTV比CAC還要低。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中國的中小企業關停率很低,第二年再想提供服務的時候,發現客戶已經不在了,開發者團隊的關停率挺高的。

復星銳正聯席執行總裁劉思齊以下為嘉賓演講實錄:開發者服務的市場格局,我們認為是巨頭生態與獨立第三方服務共鳴的格局。對很多人來說,開發者服務還比較陌生,因為它不直接面向C端消費者,它是服務於一類特殊的對象——開發者,包括軟件開發者、網頁開發者、APP和小程序開發者。

第六,測試類。很多開發者服務提供的服務涵蓋多種類型,而它們最初提供的開發者服務,往往證明這個平台技術實力的核心所在。

APP開發者經常用到SDK,它是一種軟件包,如果APP開發者想使用SDK的服務,就把SDK嵌入到自己的APP里。國外調研機構的最新報告,最受歡迎的SDK類型是統計分析類和廣告類。

我們思考了一些方法,首先巨頭生態的難題,要分析清楚什麼是巨頭擅長的,什麼是創業公司擅長的。高頻、剛需、專業性強的服務是非常需要的,同時服務質量也很重要。創業企業可以打磨自己在某個領域的專業性,在這個領域得到開發者的認同。同時最初選擇的服務,要有業務的延伸性,方便延伸到不同的類型。

第三,廣告類。第四,社會化分享,把APP分享到第三方平台。

第五,雲存儲,分成私有雲、公有雲、運營雲。

針對於關停率,任何成功的開發者服務平台,最後核心產生價值的一定是開源型幫助開發者產生營收的領域。其次是實現節流、降低成本的服務,它們起到補充作用。

開發者的時代到來后,就是一個不可逆轉的歷史進程,它會變得越來越豐富。不管是5G還是6G,不論通信技術怎麼發展、交互技術如何變遷,都需要應用程序為C端提供服務,都需要開發者和開發者服務。很多互聯網巨頭之所以成為巨頭,都是因為有非常蓬勃的開發者生態。比如谷歌的安卓系統圈住了全世界的2000多萬個開發者。所以互聯網公司的角力,就是吸引開發者的競爭,得開發者得天下。

復星銳正聯席執行總裁劉思齊認為,目前國內開發者服務領域的困境主要有三個:一是坐擁流量和資源的巨頭,才能孕育出豐富的互聯網生態;二是中國的企業服務付費意願比較低;三是開發者團隊的關停率較高,LTV(客戶生命帶來的價值)的模型在中國很難跑通。但是有困境也有解決辦法,比如創業企業可以打磨自己在某個領域的專業性,提供多個類別的服務實現規模化變現等。

第二個困境是中國的企業服務付費意願比較低,開發者付費意願更低,那麼如何實現收費和變現也是一個難題。

在付費意願的問題上,很多開發者服務都是免費的,比如第三方服務Freemium,它是基礎服務免費但增值服務收費。很多開發者服務平台往往會採用這種付費模式。什麼時候要收費,什麼時候開始收費,提供什麼層次的服務才開始收費,也是創業者和投資人需要深度思考的問題。如果我們不只提供一個類別的服務,延伸到多個類別就產生了多個營收點,就可以實現規模化變現。

以APP為例,它主要的開發者服務有兩種形式:SDK和API。像BAT、手機廠商都有自己的開發者服務平台,大家熟悉的谷歌IO大會,也就是谷歌開發者大會,指引着未來的技術和服務的風向標。開發者的名頭屬於少部分人,4G的繁榮導致了開發者生態的繁榮。開發者生態繁榮,分工逐漸細化,帶來了開發者服務的繁榮。2018年底中國互聯網人數8.2億,蘋果商店APP數量達到450萬,小程序數量達到了350萬。預計今年年底,小程序的數量會超過APP。

極光服務的戰略布局圍繞開發者的需求,首先提供各種開發者服務,幫助提高運營效率,分析運營數據,幫助開發者獲客。獲客之後,提高獲客的活躍度。在獲客基礎之上幫助開發者進行變現,同時提供風控類服務。另外,通過提供種種服務積累了大量數據,反哺開發者服務,同時也能服務一些商家用戶。

至於開發者服務的投資布局,首先坐擁流量和資源的巨頭,才能孕育出豐富的互聯網生態。那麼開發者服務不適合創業公司做嗎?這是第一個困境。

今日关键词:韩国瑜赢得初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