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国家队中国-中国女足最后一批即参加了世少赛、又参加了世青赛的球员-石油资讯

  • 时间:

今年首个登陆台风

(編輯:小楊)

6月27日訊 0-2不敵意大利女足之後,中國女足結束了本屆世界盃征程。《足球報》撰文指出,國家隊本屆世界盃小組出線的獎金,也將數倍于去年亞洲杯的獎金,放眼世界都算非常可觀。女足國家隊的訓練津貼去年升級為了每天600元,今年更是改為了「年薪制」,分為30萬和60萬兩檔。中國女足缺少的並不是錢,而是對人和規律,最起碼的尊重。​​​​

中國女足再下一批被寄予厚望的,是參加了去年世青賽的99、00一代。在過去一年的國家隊集訓中,這批球員在國內聯賽尚未立足的情況下,被破格選拔進國家隊重點栽培,但最終,只有門將徐歡搭上了世界盃的列車。最被看好的小將張琳艷就曾坦言,她們這一批距離國家隊的標準,還有很大的距離。再往下數,則更令人絕望。今年,U19女足亞青賽和U16亞少賽都將打響,中國女足這兩支球隊本身的基礎就薄弱,還都被分到了死亡之組,出線難度極大。一旦再錯過了世青賽和世少賽,人才斷層的問題只會愈發凸顯。

「這種賽程,真的是逼我們老隊員退役。」有國腳直言不諱,而地方隊教練同樣無奈於人員頻被國字號徵召、導致球隊連隊內分組對抗都無法完成。在人們懷念「99黃金一代」鏗鏘玫瑰接近頂峰的20周年之際,關於長期集訓、損害聯賽這些曾在過去不斷被反思的事物,卻大有復辟之勢。有關長期高壓集訓對人的壓抑,老女足的隊員都曾深惡痛絕,這也是她們退役以後大多不願意執教的原因。

《足球報》寫道:鮮有人提及的殘酷現實是,這批中國女足,很可能是未來十年、甚至更長一段時間里,最好的一批中國女足。「我們這批人,也不知道還有多少人還能有下一屆。」隊員們的傷感,多少也來源於,她們可能是最後一批、還能跟世界強隊抗衡的中國女足。

當人們在談起女足時,總是會拿「窮」和「苦」做文章。但至少,中國女足在國字號層面並不缺錢。女足國家隊的訓練津貼去年升級為了每天600元,今年更是改為了「年薪制」,分為30萬和60萬兩檔。而據了解,國家隊本屆世界盃小組出線的獎金,也將數倍于去年亞洲杯的獎金,放眼世界都算非常可觀。中國女足缺少的並不是錢,而是對人和規律,最起碼的尊重。​​​​

過去三年,女超、女甲聯賽逐步增加投入,甚至一度引發軍備競賽,頂級外援和國腳的薪資可以媲美甚至超過歐美女足聯賽,競爭力也隨之有所提高。但在一切為世界盃讓路的指揮棒下,為了備戰世界盃,2019賽季的女超聯賽上半年全部取消,推遲到了世界盃結束后再開始;新賽季女超聯賽從7月13日開始,到9月22日結束,一個賽季的比賽壓縮在三個月內結束。其中有三周都是一周三賽。高密度壓縮的賽程不僅損害了聯賽的質量,也極易引發球員的疲勞和傷病——中國女足很多球員狀態起伏過大,都與從小訓練比賽過密,超負荷運動有關。

人為因素也是阻礙女足青年國字號建設的一大問題。以目前這支U19國青女足為例,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里已經更換了陸億良、王軍、朴泰夏三名主帥,前兩任都只帶了一次比賽就被更換,球隊的技戰術風格至今未能形成,展現出來的能力也無法樂觀。不夠通融的管理方式,同樣在扼殺着中國女足原本就匱乏的好苗子。國青隊中,一名天賦異稟的球員,就因為遲到、塗口紅等非原則性的問題被球隊開除,還被國內比賽禁賽半年、國字號禁賽一年。且不說國字號犯錯、俱樂部處罰的程序不正義,對於正在漲球、需要比賽的年輕球員來說,一年無法參加高水平比賽,幾乎就葬送了她的前程。

去年亞運會結束后,中國女足大半年圈養起來、一成不變的30人大名單曾被報道成了「完成老中青更新換代」的統一口徑;但真正出征世界盃的23人中,有至少1/3是最後階段才入選的、此前的國家隊常客。與四年前的加拿大世界盃相比,中國女足在這個周期真正成長起來的新人只有彭詩夢、姚偉倆人,挑大樑的依然是王珊珊、古雅沙、吳海燕、劉杉杉等上一屆的主力框架。王霜、譚茹殷等94、95一代,是中國女足最後一批即參加了世少賽、又參加了世青賽的球員。但經過這四年頻繁換帥以及各種各樣的動蕩中,這一代球員放緩了成長的步伐,如今只有王霜一人能坐穩國家隊主力。

「連圈內人自己都不珍惜踢球的女孩,還指望誰珍惜呢?」有老女足的國腳對這樣不近人情的管理方式感到痛心。國內女足聯賽的情況同樣不容樂觀。當2019年女足世界盃八強中有七支歐洲球隊時,人們感慨于歐洲足球成熟的聯賽和俱樂部體系造就了歐洲女足國家隊的強大,卻不知道,在中國,女足聯賽的發展是在倒退的。

今日关键词:李光洁老婆疑怀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