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市场化发展-南北地区在营商环境、市场化水平上的差距-双牌新闻

  • 时间:

垃圾分类分出首饰

最近,有兩件事引起了人們的關注。一件事,是中國社會科學院發佈了2018年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在綜合經濟競爭力、可持續競爭力、營商環境幾個維度上為城市排定座次。這份報告顯示,在「綜合經濟競爭力排行榜」的前20名中,北方城市只有北京、天津兩座;而在「可持續競爭力排行榜」的前20名中,南方城市佔到15座。報告稱,與2017年相比,2018年北方城市綜合經濟競爭力排名平均下降了6.2位,南方城市則平均上升了4.6位,總體呈現南部城市排名上升、北部城市排名下降的趨勢,南北分化加劇。

應當說,上述先進地區「強者愈強」的做法、舉措、思路,正是北方「向南學習」的正確指向。解放思想,再解放思想。只有在思想上弄清了「政府究竟應該在市場經濟中扮演什麼角色」「在面對市場時政府哪些該管、哪些不該管」以及「如何通過放權來充分激發市場活力」這幾個核心問題,部分地區的政府才能真正理解市場經濟的本質以及「服務者」這個角色的含義。唯有在思想上先實現市場化和現代化,「向南學習」才不會流於「一陣風」,政府才可能真正放權,扮演好服務者的角色,地方的營商環境、經濟的市場化水平才可能真正提上去。

在筆者看來,南北差距的實質,是思想觀念的差距和經濟市場化水平的差距。正是思想觀念的落後,導致了工作作風不如人意,隨之引發了工作推進、營商環境和發展水平的後進,並最終使北方不少地區的經濟市場化水平和現代化程度落於人後。因此,「向南學習」要警惕流於「一陣風」,該學的不是皮毛,不是某一個或幾個具體做法,而應該抓住精髓,學習南方領先地區先進的服務觀念以及對市場經濟和政商關係的深刻理解。

「向南學習」,究竟在學什麼?該學什麼?

把這兩件事擺在一起看,意味頗深。應該說,兩件事存在因果關係,前為因,後為果。前一件事折射出南北經濟差距正在拉大。這種分化不只體現在排行榜上,也體現在數據上——無論是GDP、人口數量,還是高市值初創企業數目,「秦嶺—淮河」線以南的省市都佔據上風,且優勢愈發明顯。日益顯著的南北差距引出了后一件事——眾多北方城市開始了找差距、取經驗的「向南學習」熱潮。

另一件事,是山東省濰坊市委書記惠新安率隊考察了嘉興、泉州、寧波、蘇州、南通五市。結束這次「南下之旅」后,他在《濰坊日報》發文感嘆:「感覺我們跟人家不在一個時代」。這篇萬字長文在網絡上廣為流傳,引發人們熱議。

南北地區在營商環境、市場化水平上的差距,不僅映射在GDP、人口數量、高新企業數量等數據上,也體現在微小直觀的例證中。此前據媒體報道,一家名為「鳳岐茶社」的公司,誕生於山東,生存經營難以為繼,遷到浙江嘉興烏鎮后卻迎來新生,成為了「國家級眾創平台」的「互聯網+」農業企業孵化公司。這件事引起了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的關注,並對此做出批示。山東省幹部對此事進行學習研究后,發現問題直指營商環境。該企業負責人在接受浙江媒體採訪時談到:「我們到烏鎮后,事情最多只需要找一個人就可以辦好。我把問題提出來,基本上在兩天內就會有相關部門來反饋,很快落實好。」而山東當地官員則反思說:「『鳳岐事件』實際上反映出同志們的思想不解放、服務不到位、政策不落實等深層次問題。」上述種種,都直觀反映出魯浙兩地營商環境的差異。

惠新安將差距總結為五點,即發展水平上的差距、思想觀念上的差距、工作作風上的差距、營商環境上的差距、工作推進上的差距。他在文章中談到自己的直觀感受:「南方幹部作風低調、不事張揚、埋頭幹事、注重實效。不像我們有些幹部,更多注重場面、表面的東西。相比南方五市,我們的差距之大顯而易見。看了之後,不僅具有強烈的危機感,而且產生了莫名的恐懼感,危機感源於今天的差距,恐懼感來自五年、十年、十幾年後的差距。」

與此同時,南方發達地區在市場化改革、理順政府與市場關係方面也不斷傳來新消息。6月25日,上海市出台了《關於支持浦東新區改革開放再出發實現新時代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意見》,明確將給予浦東新區更大的改革發展自主權,將賦予其市級經濟管理權限。將以市場化改革為方向,立足於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為企業和人才減負鬆綁,激發創新潛力和市場活力,聚焦政府職能轉變、全方位對外開放。在更早之前,浙江省財政廳副廳長沈磊在第六屆財經發展論壇上表示,浙江省在處理政府和市場關係時堅持有所為有所不為,財政資金正逐步退出競爭機制能有效發揮作用的領域。

今日关键词:陈妍希为陈晓庆生